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儘管美國總統川普抨擊調查人員係因查不到通俄門的證據

儘管美國總統川普抨擊調查人員係因查不到通俄門的證據,才轉往妨礙司法的方向調查。不過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新聞網(NBC)分析,倘若華郵與紐時的報導屬實,可能會衍生好幾種法律牽連。
首先,提名穆勒出任特別檢察官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在柯米遭革職的調查中變成證人的機率增加。如此一來,羅森斯坦也必須迴避,不能再督導穆勒的調查。羅森斯坦表示已和穆勒討論過此一可能性,必要時他將主動迴避。
羅森斯坦的直屬長官司法部長塞辛斯,已經因為在川普競選團隊的角色自請迴避「通俄門」的調查。
上周柯米出席參院聽證會時表示,川普希望他放過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被問到川普說這話是否意圖妨礙司法時,柯米表示不是由他來判定:「我相信特別檢察官會往這個方向調查,試圖了解是否有妨礙司法的意圖以及是否構成犯罪。」
妨礙司法的罪名要成立,需要有行為及意圖。威脅調查人員當然構成犯罪,像川普對柯米說「希望」別再查下去,則存在辯論空間。而且,要舉證行為人的意圖不良,非常困難。
一如以往,FBI的調查不代表一定會起訴。如果涉案,聯邦政府的官員可能會被起訴,但不包括總統。美國憲法和聯邦最高法院都不曾對總統是否享有刑事豁免權明確表態,只有司法部表示不能起訴現任總統。
假如調查發現總統涉及重大犯罪,程序是將相關事證送交國會。先由眾議員過半數同意起訴現任總統,然後送參院彈劾審判,三分之二以上參議員認為總統有罪,才能將其彈劾下台。川普所屬的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都是多數,彈劾成案甚至通過的機率,微乎其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