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4日 星期六

即使司法部長塞辛斯在參院人事任命案聽證會沒觸犯偽證罪

即使司法部長塞辛斯在參院人事任命案聽證會沒觸犯偽證罪,他未向參院同僚吐露他在總統大選期間曾與俄國大使兩次接觸一事,仍有可能使他陷入法律困擾。
小布希總統時期主管官箴的律師潘特(Richard Painter)認為,「這只能說是非常誤導的證詞。我還不認為它是偽證,但是它犯了未向國會提供正確訊息的小犯行。」
潘特說:「被提名人在聽證會上有責任提供給國會全面、完整的資訊。典型民事案件錄證時僅次於偽證的迴避手法,在國會運用,完全不妥當。」
可是,通常只有在檢方掌握若干事證或威脅要以較嚴重的偽證罪起訴時,才會在認罪交易中以一般小罪交換。
替民主黨服務的前任眾院律師布蘭德(Stan Brand)認為:「偽證罪很難證明。你必須證明兩個元素:一是蓄意,二是絕對清晰、毫不含糊的發問。」
塞辛斯的證詞是否符合「蓄意」還不清楚。民主黨籍參議員佛蘭肯向塞辛斯的提問相當清晰,也是問他未來打算怎麼做,因此幾乎不可能出現直接答覆而構成偽證。
針對新聞報導川普競選陣營和俄方有接觸的傳聞,當時佛蘭肯問道:「如果有證據顯示在大選過程,與川普陣營有關聯的任何人與俄國政府有接觸,你將會怎麼辦?」
塞辛斯答說:「佛蘭肯參議員,我不清楚有任何這類活動。在競選期間我曾有一、兩次被說是代理人,我沒有——我沒有與俄國人接觸,我無法就此評論。」
參議員李希向塞辛斯的書面發問是,他是否「在投票日之前或之後,曾與和俄國政府有關聯的任何人就2016年選舉接觸?」塞辛斯只答說:「沒有。」
塞辛斯3日在司法部記者會堅稱他沒有蓄意欺騙國會委員會。後來他和記者交談時又說,他不能排除9月間和俄國大使談到選舉相關事項的可能性。
他說:「我不記得了,但這些大使們大多很愛刺探……那是競選季節,但是我不記得有任何特定的政治討論。」
塞辛斯起初的否認,若是參與會面的幕僚有不同說法、或是出現其他證據,譬如,與俄方通話遭到截聽,他就會陷入司法困難。
資深的辯護律師認為,若是政府委派獨立檢察官調查,塞辛斯遭到起訴的機率大過由司法部所屬聯邦檢察官偵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