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十九歲回國的金正男,成為金正日警惕的「資本主義青年」

我出國留學後,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正哲、正恩、與正相繼出生,父親的愛也都轉移到了他們身上。我完全長成了一名資本主義青年,從回到朝鮮的那一刻起,父親似乎就對我非常警惕。大概我偏離了父親的期待吧!」

自述漸失父親關愛眼神

日本資深媒體人五味洋治,曾與金正男互通上百封電子郵件,兩人曾在澳門、北京先後談話約七小時。經整理後,五味洋治在二○一二年初出版《父親金正日與我:金正男獨家告白》一書。二○一一年三月透過電郵受訪時,金正男訴說自己逐漸失寵的過程。
金正男說:「留學時我在瑞士日內瓦,弟弟妹妹在伯恩,我們從未見過面。」說明即便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卻為爭奪繼承權相互疏遠,赤裸裸地暴露了平壤權力鬥爭的殘酷。
朝鮮日報用「短暫漂泊」形容金正男的一生,可謂十分貼切。金正男九歲被送往莫斯科,後來到瑞士留學,十年後才返回平壤。他說,記得初期父親金正日深感寂寞,後來就對兩個弟弟傾注更多感情。

錯成「資本主義青年」

十九歲回國的金正男,成為金正日警惕的「資本主義青年」,這也使得金正日之後都不讓其他子女在海外留學太長時間。
一九九○年代,金正男在海外負責幫北韓販售飛彈的款項洗錢,但在北韓遭制裁資產被凍結後,就無用武之地。金正男二○○一年五月持假護照試圖入境日本前往迪士尼樂園遊玩時,在成田機場遭逮捕。身分曝光,又在海外丟人現眼,從此徹底失去父親關愛的眼神。

金正恩展開追殺長兄

二○○八年夏季中風倒下的金正日在身體恢復後加緊安排權力交接工作,選擇最小的兒子金正恩。掌握國家安全保衛部的金正恩二○○九年四月派員襲擊金正男在平壤的寓所,抄家未遂,雖被金正日警告,但追殺長兄的序幕已然展開。
金正男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說「連中國的毛澤東都沒有世襲」,讓金正恩火大。此後在中國和奧地利等地都曾有人企圖暗殺金正男。就在這個時候,開始有傳聞稱金正男會逃到南韓。無論真假,正好落實金正恩對他「叛國」的指控。

金正男預感來日無多

金正男曾嘗試與弟弟恢復關係。二○一一年一月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他表示「真心希望弟弟成為繼承人可以給朝鮮居民帶來福澤」、「相信弟弟的肚量,一定能夠相信我的真誠」。
金正男當時還說「如果弟弟聽到我這番話感到不悅,那說明他是個心胸狹窄之人,我將深感遺憾。」這些話成了「悲情太子」預感自己將與同父異母弟弟永遠訣別的遺言。金正男的兒子金韓松曾批評金正恩是「獨裁者」,被視為下一個狙殺目標,傳出人在澳門,接受北京保護。

金雪松、金正哲遭監控

在此同時,金正男的胞妹金雪松傳出已遭軟禁;金正恩的親哥哥金正哲的處境也受到關注。去年十月,南韓國家情報院院長李炳浩在國會情報委員會說,「金正哲沒有任何權力,生活也受人監視」。
李炳浩說,金正哲如果喝醉了,就用酒瓶砸看到的幻影、發酒瘋,精神已經不正常。
李炳浩表示,去年冬天在馬息嶺滑雪場,金正哲曾給弟弟金正恩寫過一封感謝信,大致內容是「在元首的關懷下我得以來到滑雪場,現在我連我感冒的事情都忘記了,真的非常感謝。您對我這個連自己分內的事都做不好的人給予照顧,我一定會報答您對我的厚愛。」
北韓媒體報導,金正恩十五日出席在平壤體育館舉行的中央報告大會,紀念二月十六日的光明星節,即金正日的七十五歲冥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