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川普上任這十多天,從總統(代表行政權)為施政方便依職權跨過國會(立法權)審查

川普上任這十多天,從總統(代表行政權)為施政方便依職權跨過國會(立法權)審查,簽署可遂行其意志的行政命令起,在(行政跨過國會)引發爭議與抗議後,聯邦法官裁定總統的行政命令違法無效(司法/法院),行使違憲審查權。然後川普用「所謂的(so-called)」法官的言詞,毫不保留地鄙視聯邦法官的裁定,展現行政權的傲慢;接著指示屬於行政系統的司法部上訴(行政對上司法),企圖推翻憲法第三條賦予聯邦法官權限的決定。
所有想了解美國政治運作的人,都遇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在十多天內經歷全套美國憲法「權力分立」與「制衡」的精妙設計。川普上任至今的作為,讓教科書生硬的理論,成了「真人實境秀」。
川普入主白宮僅十五天,其權力膨脹速度令人咋舌,在已簽署的行政命令中,禁止七個穆斯林國家公民進入美國的旅遊禁令,不僅引發許多民眾、企業抗議,司法單位也看不下去。
美國聯邦法院華盛頓州西區地區法院資深法官羅巴特三日裁定,暫停執行川普頒布的旅遊禁令,適用於美國全境;司法權的反擊,讓白宮急了,晚間發布聲明誓言抗告。
為什麼一名聯邦法官可以推翻美國總統的行政命令?
因為民主美國「三權分立」。憲法之下,行政、立法、司法為三個同位同格的部門,任何一部門的職權不大於其它二者。憲法賦予聯邦法院法官解釋憲法的權力,而且聯邦法院法官還可宣布美國總統頒布的行政命令「違憲」或「違法」。
回到川普政府的「真人實境秀」,正上演行政權與司法權的抗衡。
川普四日在推特上說,「所謂法官」的意見,奪走政府執法的能力,很荒謬且將被推翻;四日晚間司法部即正式提出抗告,要求上訴法院裁定立即恢復川普頒布的旅遊禁令。沒想到上訴法院的回應來得很快,五日清晨就裁定不會立即恢復禁令,而是要兩造各自提出進一步說明,以便對此案做出最後裁定。不論上訴法院最後裁定為何,預料此案勢必會繼續向上發展,最終得由聯邦最高法院裁決。
即使身為世界權力至高的美國總統,也必須照程序走;三權分立「美妙」之處在於權力之間的互動與制衡,防止一權獨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