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金正男遭毒殺案看來是傳統中國宮廷權力鬥爭、與毛澤東自立更生思維的北韓版「穿越戲碼」

金正男遭毒殺案看來是傳統中國宮廷權力鬥爭、與毛澤東自立更生思維的北韓版「穿越戲碼」。金正恩的庶子奪嫡權力基礎,在解決嫡長子後已然穩固,加上擁抱核武做為要脅資本,未來北韓的態度將更自信武斷,但也會更具談判空間。
世襲政治的執政正當性源自「血統」,並搭配槍桿子作護衛。早在二○○九年,韓國情報機構已證實,金正恩被立為接班人;隔年金正日密訪中國,在吉林長春出席歡迎宴時,向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引見三子金正恩,證實了他的接班地位。
二○一一年十二月金正日逝世,金正恩接班,從確立至接大位不足三年,如何解決家族老臣對「嫡長子」金正男的潛在支持,成為鞏固權力身後芒刺;為此,金正恩承繼「先軍政治」,持續籠絡軍隊保住槍桿子的穩定與服從。
在鞏固軍隊之時,則同時對父親留下的家族老臣進行政治清洗,最著名者即是二○一三年底處決北韓第二號人物—與中國關係交好的姑丈張成澤。據傳,張成澤從小看著金正男長大,且對他呵護有加,兩人關係匪淺。
肅殺老臣無法解決「庶出」的血緣問題。二○一五年四月,金正恩爬上白頭山,象徵取得來自祖父金日成、父親金正日的「白頭山血統」正當性;去年五月召開的北韓勞動黨第七次代表大會,則被推舉為黨委員長,等於全面取得黨政軍的體制合法性基礎。
安內已完成、再來是攘外,目標只剩「嫡長子」。金正男長期接受北京在大陸境內的安全保護,且外界傳言,東北亞諸國有意讓金正男扶正;只要解決了這根心頭刺,金正恩的權力地位方能無患,且讓外部勢力失去施壓槓桿。
金正男之死,可以說已確立金正恩的實權地位,後續僅剩是否鞭屍大哥。至於北韓與中共的關係,反而應辯證地看待,即先斷絕宮廷內與北京的舊有網路關係,並堅決擁抱核武作為談判要脅資本,方可建立起自己能乾綱獨斷的真實力。
北京的難題是這位鄰國「三胖」,他要走當年毛澤東「兩彈一星」的獨立自主、自立更生路線,目的取得跟中國平起平坐的談判戰略空間;就未來看,金正恩在處理朝鮮半島核武議題時,更可以走自己的路,北京將如坐針氈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