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但在美日、美德之間的貿易失衡問題上,卻輕輕放下

每當美國總統川普對不公平的貿易感到憤怒時,常把箭靶指向墨西哥與中國大陸,但在美日、美德之間的貿易失衡問題上,卻輕輕放下,未說要嚴懲這兩國,差別待遇明顯存在。
美聯社報導,川普在貿易問題上針對中國是可以理解的。去年美國對中商品貿易逆差金額達三千四百七十億美元,規模為他國五倍。不過,美墨之間六百卅二億美元的逆差金額卻不及美日之間的六百八十九億美元,以及美德之間的六百四十九億美元。
而關係的好壞也顯示待遇有所差別。相較於上月取消訪美抗議川普築牆行政命令的墨國總統潘尼亞尼托,目前正在美國進行訪問的日相安倍晉三在抵達白宮時,則獲得川普熱情擁抱。
報導分析,墨國之所以首當其衝,而德日兩國卻未被川普當作洩憤對象的原因有三。首先,美墨貿易緊張很容易跟墨國非法移民相連結,而這也是川普核心支持者所關注的敏感話題。許多選民認為,由於貿易政策與非法移民問題,墨西哥人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他們認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讓美國工人無法跟墨國境內低薪勞工競爭,非法入境的墨西哥人也以低薪優勢搶走美國人工作。
其次,日本在卅年前就想出將工廠搬到美國和聘用美國人方法,來平息美國對日本進口產品激增的憤怒。就拿汽車業來說,日本三大車廠豐田、本田及日產皆在美國當地生產汽車,而德國的福斯與BMW的汽車也都在美製造。
根據國際投資組織公布的統計,日本二○一四年前在美投資金額達三千七百卅億美元,德國為兩千兩百四十億美元,墨國投資金額則只有一百八十億美元。
簡言之,日本與德國在美國的投資與聘僱活動讓兩國免受批評。
最後,日本在川普當選後尤其渴望得到他的支持,在選後不到一個月內就開始採取魅力攻勢。日本科技業億萬富豪孫正義在選後會見川普,承諾在美投資五百億美元與創造五萬份職缺;日本政府臉書頁面也一直貼文介紹日本人是如何對美國生活做出貢獻。同時,日本人也利用高爾夫外交來跟川普打關係。去年十一月安倍跟川普會面時,就送上名貴高球桿來當作見面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