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佛林與俄國大使接觸是否獲得川普授權,可能是整起事件最大的懸念

涉嫌在美總統歐巴馬去年十二月廿九日宣布對俄祭出新制裁前向俄國駐美大使傳達訊息的國家安全顧問佛林,被質疑與俄國關係曖昧,紐約時報社論對佛林向俄國「磕頭」不以為然,稱他為「所謂的國家安全顧問」。
川普曾不屑地稱呼對他的旅行禁令做出不利裁決的法官為「所謂的法官」,紐時也援引他的用法,表達對佛林的不屑。
川普政府證實佛林曾在十二月廿五日與俄國駐美大使基斯里亞傳簡訊,並在廿八日與他通電話。
證實佛林曾與俄大使通話的官員說,佛林在廿九日當天也與俄大使通了幾通電話,佛林要求俄國對歐巴馬的制裁不要反應過度,表明川普上台後,美俄雙方再談這件事。後來俄國總統普亭未報復美國的新制裁,給川普留餘地,事後川普還誇普亭聰明。
佛林與俄國大使接觸是否獲得川普授權,可能是整起事件最大的懸念。
佛林為美國退役將領,為何一位退役將領會對俄國如此友善?他二○一二年出任國防情報局局長,因與內部和國防部不和,二○一四年被歐巴馬開革,之後前往俄國,當他二○一五年在俄國國家控制的「今日俄國」(RT)電視台宴會上,坐在俄國總統普亭旁邊的照片曝光後,在美國國內引起側目。佛林在RT發表付費的演說。
佛林二○一五年開始當川普的顧問,並在競選期間猛批希拉蕊而獲得川普的信任。佛林視激進伊斯蘭為美國大敵,著有「戰場:我們如何打贏對抗激進伊斯蘭及其盟友的全球戰爭」。川普在競選期間也常提到「激進伊斯蘭」,可見他受佛林的影響。
佛林相信美國應該與俄國合作打敗恐怖主義,認為這是一場「極端伊斯蘭與西方文明力量之間的文明戰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