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美國廚師 茱莉亞柴爾德(Julia Child)100 週年誕辰

茱莉亞柴爾德 100 週年誕辰
大名鼎鼎的廚神茱莉亞•柴爾德(Julia Child)頗為傳奇,她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卻以製作頂尖的法國料理聞名於世,出版和主持過大量食譜書和電視美食節目,許多餐廳主廚、家庭廚師、美食愛好者都奉她為導師,甚至將她的菜譜視為至高無上的教科書、傳家寶。茱莉亞在美國享有很高聲譽,而在中國,她的聞名或許首先是因為《朱莉與茱莉亞》這部電影。
茱莉亞柴爾德 100 週年誕辰  

人高馬大(身高185公分,一說188公分!)的廚神茱莉亞恪守嚴格的法國傳統烹飪技法,十分固執絕不妥協,所有枝末節都被她要求得盡善盡美,不能輕易改變。這一習慣也使她撰寫的食譜書詳細得無與倫比,並附帶許多她親身經歷過的苦惱,讓讀者們借鑒起來倍感安心。不過別因此就認為她是個死板嚴肅的人,事實上,茱莉亞再有趣不過了!魁梧的身材註定了她與廚房的微妙關係,看似格格不入,實則天衣無縫。再加上她極具特色、一驚一乍的嗓音,使得她主持的美食節目生動極了。關於這一點,梅麗爾•斯特裡普在《朱莉與茱莉亞》中詮釋得惟妙惟肖!茱莉亞直到八十多歲高齡,仍在主持節目,風格鮮明、真實不造作、充滿生活氣息的主持風格(甚至連失敗也照播),總是令觀眾們看得捧腹大笑。
茱莉亞柴爾德 100 週年誕辰 茱莉亞柴爾德 100 週年誕辰  

茱莉亞熱愛生活,追求快樂。以下這段《我在法國的歲月》中她的回憶,足以說明這種性格——“他(父親)曾以為我會嫁給某個共和黨的銀行家,乖乖在帕沙第納過一輩子保守的生活,但假使我真那麼做,可能就會像我的一些朋友一樣成為酒鬼。我沒有嫁給銀行家,卻嫁給了畫家、攝影師、詩人兼中階外交官保羅•柴爾德,而他竟然帶我去旅居骯髒可怕的法國。我不可能獲得比這樣更快樂的生活了!”
你可能並不知道,這位了不起的廚神,直到36歲之前都並不擅長烹飪,幾乎可以算是個糟糕的廚房菜鳥。
二戰期間,茱莉亞任職於美國戰略情報局,具體職責是整理文書之類的秘書工作。在那裡她結識了自己未來的丈夫保羅。他們先後被派去駐紮在錫蘭和中國雲南(茱莉亞挺喜歡中國),戰爭結束後,兩人結了婚(當時茱莉亞34歲)。茱莉亞從小身體健壯胃口好,家境不錯,有好幾個廚師,她的母親也不擅長烹飪,因此儘管她愛吃能吃,卻從未想過要在烹飪上有什麼建樹。然而保羅是個美食家,還熱愛葡萄酒,在保羅的薰陶下,茱莉亞決定開始下廚,至少為心愛的人烹飪一桌美食。不幸的是,最初的嘗試均以失敗告終,常常是手忙腳亂,折騰到深夜才做出幾個菜,遠稱不上好吃,偶爾還難以下嚥。
婚後兩年,保羅被調動到巴黎,擔任美國大使館的文化交流大使,茱莉亞“像行李一樣”跟著去了。踏上這片新鮮的土地,她既興奮又緊張,擔心自己這個粗鄙的“美國土老帽”被精緻的法國人瞧得扁扁的。不過她認為法國人很友好,她很快融入了巴黎,才剛到一下午就幾乎自認是個本地人了!她對巴黎一見鍾情,她喜愛巴黎的風貌,最重要的是,她吃到了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食物。在保羅的啟蒙下,茱莉亞對法國菜產生了極大的興趣,開始投入大量時間在廚房鑽研那些高難度的“硬菜”,立志將人生奉獻給烹飪藝術。很快,手頭幾本經典食譜書就不夠她學習了,37歲的茱莉亞去巴黎藍帶廚藝學院報了名。原本她打算直接上六周的密集課程——那是針對專業人士的提高班,但校長堅持不認為她夠這個水準,最終她念的是為期一整年的“餐廳老闆班”,從打基礎開始系統學習。與此同時,她的丈夫保羅也加入了一個葡萄酒品鑒小團體,每週聚會一次,盡情研究葡萄酒的藝術。真是一對令人羡慕的生活家!
“過去的我滿足于追逐逸樂,遊戲人間,對世上的一切冷漠以對,但在藍帶學院以及巴黎的市場和餐廳中,我赫然發現烹飪是這樣深厚豐富且魅力永不止息的迷人事物……在我的生命中,除了丈夫和貓咪以外,我從未認真看待過任何事,而如今,我一刻也無法忍受離開廚房……我學習得渾然忘我,全不知時光飛逝……但人學得越多,就越知道自己的不足,我感覺自己仿佛剛剛才踏進廚房而已。如果我當初堅持參加六周的課程,那會多麼慘!我一定什麼也學不到!”這就是茱莉亞開始藍帶學習生活後的真情流露。
但同時,茱莉亞也通過冷靜觀察、親身體會,對藍帶廚藝學院產生了頗多不滿,比如“校長布哈薩夫人缺乏專業經驗,行政管理能力奇差,而且專注於瑣碎的細節和小家子氣的爾虞我詐。”“學校的管理方法著重於撈錢而不在認真調教學生。藍帶的水準降低了,有時就連廚師示範教學所需的基本材料也付之闕如。”茱莉亞頭腦清晰,期望能自己開間小教室。
對美食背後的文化根源,茱莉亞也有著自己深刻的認識。“愛蓮(茱莉亞的一位朋友)的戰時故事使我思索起法國人的深沉饑餓——這似乎是他們把食物當藝術來欣賞,把烹飪當運動般熱愛的深層緣由。我懷疑這個國家對美食的渴望並不源于陽光燦爛的藝術,而來自法國過去數世紀以來深刻且幽暗的空乏。”
1951年,茱莉亞結識了同樣致力於成就美食事業的席卡和露伊瑟。後面這兩位正在合寫一本給美國人看的法國菜譜書,她們邀請茱莉亞加入。於是這三人一邊合辦廚藝教室,一邊開始整理這部曠世巨著。茱莉亞一開始只打算做些潤色,但看到手稿後她決定重寫一本。三人自此開始時而親密無間、時而爭執不休的合作,還要與出版商鬥智鬥勇。期間政治局勢混亂,茱莉亞丈夫工作變動,兩人先從巴黎搬至馬賽,又去往德國,寫作一直是茱莉亞的生活重心。直至1959年,這一雄偉的大部頭終於完成。出版過程大費周章,原本合作的出版社無法接受這樣一部“百科全書”,幾經磨難,《精通法式烹飪的藝術》(Mastering the Art of French Cooking)終於在1961年出版。而它的大獲成功,足以令之前的一切辛苦顯得價值連城。
茱莉亞柴爾德 100 週年誕辰  

茱莉亞•查爾德這個名字這下開始紅得發紫了,馬不停蹄地四處簽售、接受採訪。某次電視採訪,茱莉亞在鏡頭前示範了一道菜的做法,結果一發不可收拾,有趣的現場令觀眾們紛紛要求“讓這個大個兒女人再來電視上教人做菜吧”。就這樣,茱莉亞的廚神生涯正式展開,不斷出書、主持電視節目,且持續保持對美食和生活的高度熱愛。
從菜鳥到廚神,茱莉亞看似進步神速,但這是用日復一日近乎變態的自我要求造就的。她絕不是什麼天才,她的成功秘訣僅僅是足夠努力。“沒有人生來就是個好廚師,人人都要邊學邊做。這是我給天下人永恆不變的忠告:學習烹飪的方法是——嘗試新的食譜,從錯誤中學習,不要害怕,最重要的是,要樂在其中!”茱莉亞在她的自傳中這樣總結。
資料來源http://blog.xiachufang.com/article/5087